兩面達沃斯與慈善資產階級

《贏家通吃》強調,達沃斯的菁英們並不滿意於堆積極高的全球財富和知名度,她們還大行慈善以期獲得越來越多的尊敬。創作者得出的案例研究讓人擔憂,為此表明自個的主題風格:公司導致明顯的社會問題,隨後再以慈善的方式給予不能根除的解決方法。例如普渡製藥業(PurduePharma)很多捐助“根據降低藥物濫用等高危個人行為推動青少年兒童的身心健康發展趨勢”。但該企業為什麼能如此慷慨大方,緣故之一是靠市場銷售奧施康定(OxyContin)賺了很多錢。拜亂開藥品的作風所賜,奧施康定已變成美國阿片類藥物亂用的關鍵藥物。

 

不成功的菁英

 

達沃斯幻像

 擊倒慈善資產階級,一本扣人心弦的批判之作如此講到
二十多年前,撒母耳·亨廷頓(SamuelHuntington)在其傑出著作《文明的衝突》(TheClashofCivilisations)中明確提出了“達沃斯人”這一定義。達沃斯人堅信銷售市場比政府部門更高效率,全世界現實主義比民族主義者或地方主義更可用。現如今,一本新小說更進一步,《贏家通吃:改變世界的戲精精英》(WinnersTakeAll: TheEliteCharadeof ChangingtheWorld)對焦於達沃斯世界觀中更有意思也更黑暗的一部分:公司可以“靠做好事事業興旺”;但富大家的慈善戲份確實讓世間變的更強了沒有?

創作者阿南德·格裡哈拉達斯(AnandGiridharadas)是微軟全國廣播公司(MSNBC)的政冶投資分析師,在紐約大學專家教授新聞學。兩年前,他不想中看到了一個問題:達沃斯菁英宣導的“互利共贏”宣傳口號的盛行,正巧與美國在歷史上最多的薪水停滯不前期之一重疊。“達沃斯人”對由公司核心的解決方法——綠色債券、影響力投資、社會創新等——卑躬屈膝的信仰遮蓋了一個慘忍實際:她們的公司一直堅持不懈地追求完美效果和減少成本費,驅使大家工作中更長期,隨後再將所獲盈利中的一小部分迴圈利用,將其變為一種“達沃斯式”的寬慰。

有一些億萬富豪由於能掏錢協助窮光蛋而覺得貼心,對她們而言,全部這種迴圈利用都妙得很。有一些CEO可以根據積極踐行最新銳的公益慈善給自己的知名品牌提色,對她們而言,這也妙得很。針對一些可以跟謝爾蓋和小紮廝混一生、給他的慈善資本家主公提議痊癒全球弊端之妙方的“觀念領導者”而言,這也是妙趣橫生。但這不利於填補“贏家通吃”的核心理念,恰好是這類核心理念促進公司放低薪水,將風險性壓力轉嫁職工。除此之外,它也不利於處理“平平無奇的下一層階層”(尤其是原為無產階級的白種人男士)的問題。這一階級被覺得既枯燥又傳統,達沃斯人壓根不想去理睬。